<menu id="wc22e"></menu><code id="wc22e"><label id="wc22e"></label></code>
  • <s id="wc22e"></s>
  • <input id="wc22e"><label id="wc22e"></label></input><code id="wc22e"></code>
  • 2019-03-29 16:23:45新京报
   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

    内蒙古开鲁枪击案调查:50分钟杀5人 枪支来源仍未知

    2019-03-29 16:23:45新京报

    在50分钟内,他辗转三地,向5人射出14发子弹。

    梁群居住的单元楼铁门紧闭,保?#33756;擔?#20107;发后梁群家再没有亮起灯。新京报记者 张熙廷 摄



    那是一把长约60厘米的枪,有枪托,装了瞄准镜。3月25日这天,内蒙古自治区开鲁县自来水公?#38236;?#20108;供水厂副厂长梁群,驾驶一辆白色三菱越野车,在50分钟内,辗转三地,向5人射出14发子弹。


    最后一次作案15分钟后,在最后一处行凶点2公里外的一个加油站,梁群被警方击伤后控制。


   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,梁群共持枪杀害5人,其中3人为其在自来水公司的同事,另有2人为其住所附近的一对老年夫妻。在作案前,梁群并没有表现出异常,这是一场没有预兆的杀戮。


    关于其作案动机,开鲁县委宣传部披露的信息显示,44岁的梁群 “性格偏执?#20445;?#22240;工作和生活琐事产生矛盾,持枪报复杀死特定人员。关于枪源,当地仍在调查。


    梁群的行凶示意图。   制图 实习生 曹梦怡



    向5人开出14枪


    杀戮首先发生在开鲁县南的二水厂。


    警方披露的信息显示,3月25日下午3时30分,枪声响起,水厂职工孙德、付军倒在血泊中。10钟后,类?#39057;?#26538;声,再一次在一家名为慈善堂的佛具店响起。


    南二水厂与慈善堂之间,有公路相连,路程是3.8公里,车辆稀少,新京报记者重走这条路,测算后发现,正常速度驾车,大约需要7分钟。


    3月25日下午,这条宽阔的乡道上,梁群驾着车由南向?#20445;?#36827;入开鲁县城,车里带着一把长枪。


    监控画面中,10分钟后,拖着枪的梁群出现在开鲁县城民族路的慈善堂。


    这是一家专营佛具的店铺,?#20449;?#24050;经泛白,上面用蒙汉双语写着“慈善堂”三个字,中间是一尊佛像。


    王才亮正在店里打牌。他玩的是一种名叫“144”的扑克游戏,这是东蒙地区常见的一种三人扑克玩法。玩家可以出三张连续的牌“成龙?#20445;?#32780;所有牌中,“144”三张扑克的组合最大。


    他的两个牌友是一对夫妻,74岁的邵光和69岁的郑凌,两人有四个孩子,都在外地工作,他们是老相识了。


    按照王才亮的说法,梁?#33322;?#24215;的时候,拖着一把长五六十厘米的枪,枪身上还装有瞄准镜。梁群没有说话,端起枪后,一发子弹击中郑凌,然后调转枪口,又朝邵光连开多枪。


    王才亮吓坏了,“枪声跟炮仗?#39057;摹薄?#25260;头看梁群,他没有说一句话,似乎也没有表情。临走前,梁群收起枪,对王才亮说,“这不关你的事”。


    看着梁群走出门,听到车门关上的声音,王才亮颤抖着拨通了110。


    40分钟后,枪声响起在宇亨建材城马路?#20063;唷?#36825;里位于慈善堂向东,距离大约1.8公里,正常行驶需要6分钟。


    监控视频显示,当天下午4时20分许,梁群驾驶的白色三菱越野车由西向东行驶,停靠在建材城路边1分半钟后驶离。


    路边留下一名受害者的遗体。46岁的孙迟被发现躺在一辆橘黄色的轿车车尾,头部中枪。


    根据开鲁县公安局提供的信息,15分钟后,梁群被警方控制。


    警方通报显示,在50分钟内,梁群持枪驾车前往三个地点,向5人开枪。


    新京报记者通过多名家属统计确认,梁群共射出14发子弹。其中,孙迟和孙德各自身中2枪、付军4枪、邵光5枪、郑凌1枪。


    开鲁县委宣传部官方微博称,2019年3月25日15时30分许,开鲁县发生持枪杀人案,造成5人死亡,“犯罪?#21491;?#20154;被公安干警击伤后抓获,枪弹已被收缴,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”。


    从第一声枪响,到梁群被击伤送医,全程一个小时。


    第一处案发现场,在开鲁县第二供水厂内。 新京报记者 张熙廷 摄


    扑朔迷离的动机


    梁群的身份,是开鲁县自来水公司二水厂的副厂长。 


    关于梁群的行凶动机,在警方进一步披露案情之前依然不可考,即便是遇害者家属,?#28304;?#20063;感到不解。警方披露的信息显示,孙德、付军和孙迟,?#38469;?#26753;群在水厂的同事,而孙迟与梁群,还?#26538;?#20132;。


    弟弟孙康说,孙迟是自来水公司的科长,负责在输水管沿线检查?#24503;?#27700;工作。按照他的说法,孙迟与梁群小时候是?#38376;?#21451;,但工作后联系并不密切,被枪击身亡时,孙迟仍然在?#20064;?#26102;间。


    在孙康的记忆中,哥哥与梁群之间唯一可能的矛盾,还是在5年前的2014年。当时,孙迟所在科室去二水厂维修设备,期间曾与梁群发生过几句争执,但孙迟?#25353;?#27809;有在意过此事”。


    关于梁群的动机,在开鲁这座小城不断被提起。有人说,梁群杀孙德,是因为怨恨他的升职;有人说,孙迟是接到梁群电话后,才赶到了宇亨建材城。但这些说法都没有得到警方印证。


    相比之下,邵光和郑凌夫妇的家属,更?#28216;?#27861;猜透梁群的杀人动机。


    慈善堂门前的水泥地,还可见血迹风干后形成的网状裂纹。行人经过时,常常侧目看一看这家原本并不起眼的小店。


    亲属介绍,夫妻两人是本地人,儿女住在外地。多名亲属称,此?#30333;约?#20174;不认识梁群,也没听说夫妻俩和梁群之间有什么过节。


    唯一有交集的是,梁群父母的住所,距离慈善堂?#22351;?00?#20303;?/p>


    孙德和付军中枪后,倒在水厂内的地砖上,头部血迹渗出。而孙迟身亡的时候,附近的目击者只是发?#38047;?#20154;倒在车边,?#23545;?#26395;去还以为发生车祸。


    孙迟的父亲记得,?#32422;航?#21040;消息后立即赶到现场,在警戒线外,?#23545;?#30475;到儿子躺在马路?#31232;?#20182;说,一名现场警官得知他是孙迟的父亲,握住了他的?#30452;?#31034;遗憾。


    新京报记者重访了这处行凶点。宽阔的马路上,车辆和大风一道呼啸而过。在马路与步行道的交界处,残留着几块并不显眼的血迹。


    监控画面显示,击杀孙迟后,梁群再次启动车辆,继续向东行驶,并从监控画面中消失。很快,便有拉着警笛的警车,沿着同样的方向疾驰而过。


    约两公里外的一处加油站,是梁群被警方控?#39057;?#22320;点。在这里,警方将其击伤,然后施行强制措施,并收缴了弹药。


    内蒙古检察院官方微信公众号消息,案发后,“通辽市检察机关?#28304;?#26696;高度重视,通辽市人民检察院、开鲁县人民检察院已派员提前介入,引导侦查。”


    新京报记者获悉,梁群目前正在通辽市一家医?#33322;?#21463;救治。


    宇亨建材城门口路边,依然可见风干的血迹。 新京报记者 张熙廷 摄


    “偏执”的持枪人


    受害者的?#23376;?#25509;到消息后,从各地赶回开鲁,但多数人掌握的信息并不太多,关于梁群,也很难勾勒出他的具体形象。在多数家属看来,事发前没有征兆,梁群也是“陌生人”。


    只有梁群的邻居感叹,他是“亲手葬送了?#32422;好?#28385;的家庭”。


    在邻居的印象中,梁群?#26696;?#23376;挺高,模样也不错,平时和人交?#20184;际?#20998;和气”。在得知消息后,他感?#20581;?#21313;分意外”。


    同小区的居民介绍,梁群和妻子住在一起,家中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。梁群的妻子,是附近高中的教师,小儿子今年两岁,家里还特意请了一名保姆。


    这样一个家庭,在县城里,原本足够令人羡?#20581;?#32780;事发后,梁家已经好几天没有再亮灯。


    门口的保安曾经看过监控画面,据其口述,案发当天11点多,梁群下班回家。到下午2点52分,梁群的三菱越野车,?#26377;?#21306;一侧的车库离开,此后再未返回。


    在警方披露案情之前,梁群的枪支来源尚不可知。


    从梁群住所一楼进门沿左侧楼梯向下,左右两边是楼内住户的地下室。狭窄曲折,摆满塑料瓶和纸盒?#20173;游?#30340;过道两侧,一间间锈迹斑斑的铁门紧闭,门上都挂着锁。


    知情人介绍,警方在案件发生后赶往梁群的住所搜查,在地下室内的一个纸箱里,发现了一个“旧枪袋”和一瓶枪油,枪袋呈迷彩色,后面带着“弹?#23567;薄?/p>


    28日,开鲁县委宣传部披露,经现场勘查、调查?#26790;省?#35270;频分析?#22836;?#32618;?#21491;?#20154;供述,?#30333;?#26696;人梁?#24120;?#30007;,44岁,开鲁县自来水公?#38236;?#20108;供水厂副厂长,性格偏执,已抓获),系因工作和生活琐事产生矛盾,持枪报复杀死特定人?#20445;?#26410;伤害现场无关人员。作案枪支为小口径步枪,已收缴。枪源正在全力调查,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。”


    孙迟生前写下的菜?#20303;?新京报记者 张熙廷 摄


    死者与生者


    3月27日,孙德的告别仪式在开鲁县殡?#26538;?#20030;行。


    告别大厅内,孙德的母亲嚎啕大哭,被几名亲戚搀扶着,嘴里不断?#30333;擰?#20799;子、儿子。”


    殡?#26538;?#30340;四个铁皮冷冻柜前,并排摆着四张遗像,不断有亡者?#23376;?#21069;来悼念。他们是55岁的二水厂员工付军, 74岁的邵光和69岁的郑凌夫妇,?#32422;?6岁的孙迟。


    付军是二水厂的普通职工,25日中午,在家中和妻子吃完?#32422;?#28818;的土豆片后,他于1点30分动身前往厂里开会。


    到当天下午三点半,妻子牛莉接到通知说“有点事?#20445;?#38543;后赶往水厂。警戒线三四十米外,付军已经倒在红灰相间的砖石地?#31232;?/p>


    牛莉已经几天没有睡觉了,她说,?#32422;耗院?#20013;全是丈夫的画面。按?#24352;?#33673;的说法,付军生前老实巴交,和梁群没有过节,之前听说梁群有事,还帮他换?#20498;?#22909;?#22797;我?#29677;。


    “肚子两枪,后背一枪,?#28304;?#19968;枪。”25日晚11时,家属看到付军身上的伤口?#32422;?#35299;剖过程,拍摄X光定位子弹后,4枚?#35748;?#28895;头还短的子弹头被取出,放入专门的袋子里。


    家属介绍,付军脖子上还有一个5到6公分的伤口,法医说,应是被枪托砸伤。


    付军是家中的主要经济来源,前段时间刚?#20183;?#20102;工资,每个月有五千多,加上加班费,一般能拿到8000元。


    案发前的中午,孙迟为妻子炒了一盘豆腐干,一盘土豆片,还给准备了一罐葡萄肉。饭桌上,孙迟告诉妻子,?#32422;?#19979;午要去?#20064;唷?#20960;个小时后,在公司?#20064;?#30340;妻子突然接到一个来电,显示丈夫的号码,但声音并非孙迟,电话那头说:“快赶来宇亨建材厂吧,出事了。”


    孙康回忆,孙迟心里“除了工作就是家”。家里的大小事务?#21152;?#20182;操持,其妻子从事短期的家政工作,空闲时间很少,家里的饭?#21152;伤?#36831;来做。“往往下班回到家中,他已经烧好了两三个菜。”


    孙迟一般五点多起床,做些点?#27169;?#28982;后到几条街外看看60多岁的父母。晚上下班后,他往往还会过去一趟,帮着做些家务。


    孙迟留下的一个黑封皮日记本上,写着许多菜肴的做法,锅塌豆腐,花卷,无矾油条,配方和烧制过程都详细记录了下来。在日记的首?#24120;?#20182;写到:?#25353;?#20170;天起:工作要做好,身体要健康,?#21892;?#35201;炒好。”落款是2016年9月25日。


    妻子仍然没从“天塌了”的感觉中回过神来,儿子尚在读大学,她时常因对未来的未知而流泪。


    开鲁县殡?#26538;?#20869;,风声呼啸,散发出强?#19994;慕?#27833;味道。屋前的水泥地面,纸钱与树叶翻滚。


    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
    新京报记者 张熙廷  编辑 王煜

    校对 王心 


    点击加载更多

      • 一天
      • 一周
      • 一月
         回到PC版
        河北11选5技巧